法术异闻:苗巫斗法,必有一死。

adminadmin 玄门奇闻 2020-04-27 16:24:36

苗族鬼师一般都是世代相承,就象原始社会巫师掌握部落政教大权,大都代代世袭一样。所以和其他鬼师接触较少。由于部落之间时有利益冲突,所以作为一个部落人神之间代言人的巫师,就必须为部落利益而与另一部落巫师针锋相对。这里介绍一下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堂兄见过的一场鬼师间的斗法。

事情的起因就不多说了,反正就是两个部落不和,搞起架来了!一天,我堂兄正与苗女摆龙门阵,突然,苗女站起来说:“有人找我了!”说完就到神坛前,默祷一阵,然后站起来对我堂兄说:“另一个寨子和我们发生冲突,他们鬼师要和我斗法,谁赢了,就代表寨子胜了。刚才他差风鬼传言给我,我答应了。晚上你看看吧。”到月上柳梢头的时候,苗女换上盛装,头戴银饰,赤着两脚,准备了一块黑布、一只大公鸡、一把苗刀、一碗净水、一根草、一块石头、一块铁。她先在坛前,焚香点烛,敬酒上肉,然后娇音婉转,唱起苗咒请神,边唱边舞。如此大约半小时后,她长跪于坛前,口中喃喃念咒,语急而狠。几分钟后,她突然全身发抖,然后猛地站起来,拨出坛前的苗刀,向四方冲杀。

令人费解的是,此时她做出了平时她根本做不出的许多“高难度”动作。比如她竟然可以如拿大顶般以一支手倒立,另一支手持刀在地上画着。看起来象是舞蹈,又象是在发狂。后来才知道,这是她请“嘎宁娅”(苗巫秘语,我堂兄意译为“战鬼”)降身,在地上画也不是乱画,而是画“嘎波”(苗巫秘语,类似于密教的坛城,或道家的护身符,但有所不同)。这样好一阵,苗女用剪刀将坛上的黑布剪成一个人形,接着,提起坛前的公鸡,以指掐破鸡冠,用鸡血点布人的头、颈、左右肩、心、肚、两手和两足,边点边念咒。这样做完后,她将公鸡轻轻放在坛前,以苗刀轻击一下其头部,鸡就蹲着不动了!然后苗女将黑布人卷好,插在发内。

后来据她说,这是行护身法。这样子忙完后,苗女就跪着仔细观察坛前供的一斗米。只见她用一张白纸盖住米,低低念咒,然后掀开,就可见米上有许多痕迹。后来她解释,这是以米卜对方差何种鬼来进攻,可能从哪个方向来。来的鬼无外乎草鬼、风鬼、火鬼、水鬼、土鬼、金鬼等。通过米卜得知后,还要进一步确认。如米卜是火鬼,则点上一支烛,念咒后观察,则烛火必会发出爆响;如果差的是水鬼,则以坛上净水,念咒后观察,则水必变色。如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那晚来的是火鬼。在确认后,苗女即将此烛插于坛前米中,然后倒一小杯水,置于灯下,便起身唱咒而舞。就在她舞的同时,可以清楚的看到,烛火摇曳,水面荡漾。随着她唱词愈来愈急,烛火摇得更加剧烈,水面也动得更厉害。不一会,那水竟然沸腾了!苗女此时也大汗淋漓。见状,她立即将准备好的几根柴堆在坛前,唱念一番后,将烛投入柴中,神奇的是柴立即着火,好象燃了很长时间一样。

此时苗女单膝跪在火前,以手执刀,直指柴火,恶声念咒,很快,柴火“啪”的一声,猛燃了一下,旋即熄灭。苗女立即跳起,以右脚狠狠跺地三下,大吼一声,跳入炭火中,舞蹈起来,舞姿快而急,如此分多钟后,她以口衔刀,刀刃向内,立时樱口滴血,然后端起坛上净水,置于刀面上,恶狠狠地念咒,当时烛光暗淡,烟雾弥漫,苗女两口血红,甚是吓人,念完咒后,她即口含净水,喷于刀上,那水一片血红,喷在刀上,血水横流,极是惊人。然后苗女却娇声唱咒,赤脚漫行,便如苗家青年男女恋爱游方一样,全无刚才的杀气,如此唱了近两三分钟,她突然狠声念咒,然后一刀插入炭火中。就在那时,坛上的两支烛顿时折断,苗女也瘫倒在地。

后来她解释:此次对方是差火鬼来,对付火鬼,一是用水,水克火也;二是用土,土灭火也。但是如果对方法力高于你,那时,水就可能灭不了火,水也可能被煮沸。这时就采取以毒攻毒的办法,引火烧木,以泄其气。然后鬼师要作法将火鬼彻底消灭,将之踩于足下,令之服于鬼师的法力。在此基础上,抓紧时间发动反攻。即差水鬼攻之,为增强效果,以鬼师之血融于水中,则此水鬼之力量是一般水鬼的百倍。因为对方鬼师是差火鬼来的,所以其本身在这边的代表就是火,因此如果水鬼攻之得手,则此坛的火必有变化,坛上烛断灭,则知彼已遭殃。

据我堂兄进一步解释,苗族相信万物皆有鬼灵,所以鬼师皆可依法差之。但在斗法中,却只能差一类鬼进攻,这个奇怪的现象或者说是规矩,他至今百思不解。所以当你所差之鬼失利后,除非你护身法和抵抗法比别人高,否则只有死路一条。上文中所述的另一鬼师,当夜死于其家,据说全身水肿,如被淹死的一样,腹大如斗。苗巫斗法,必有一死。死者部落不会来胜利方报复,而是甘心臣服,这也是原始社会遗俗。所幸今已绝迹矣!【转自独行者】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
发表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