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代神仙传:遗世独立的蜀山剑仙

adminadmin 玄门奇闻 2020-02-20 15:12:12


这个故事是马道长讲的。

马道长就是我那个在终南山修道的大学同学,俗名不好透露,就叫他马道长吧。

上个月身体不好,就去终南山住了几天。

终南山氧气足,远离尘嚣,饱饱睡了几天,就觉得精力渐渐恢复了。

这里什么都好,就是伙食不行,顿顿土豆、茄子,好在茶水还不错,说是自己在山上采的茶,用山泉水煮开,悠悠哉哉喝上一壶,看看苍山云海,逗逗黑猫鸟雀,才觉得有点儿修行的意思。

马道长独自住在一个草庐处,前方是一处溪水,背靠一个山峰,这座山峰很奇怪,形似一把巨剑,直直插在群峰之中,有些孤峰自傲,睥睨天下的意思。

马道长一直劝我不要贪恋红尘,趁早修道,每次都被我狠狠嘲笑,说有那么多妹纸爱我,傻瓜才去修道。

他就感慨,说我天生是青衣贵人的命,“青衣约我游琼台,琪木花芳九叶开”,现在就差一个契机了。

说完他也跟我并肩坐下,看着那座山峰,给我讲了一个修道人的故事。

故事发生在辽宁葫芦岛,也就是他老家。

那时候,他才八九岁,有一天,天降大雨,大雨下了一天一夜,整个村子都兴奋了。

从半夜开始,就不时有人过去看水,嚷嚷着池塘要满了,这次是真的满了。

然后大家开始翻箱倒柜找刀,杀猪匠找出了长长的杀猪刀,老奶奶找出了挂在墙上的镰刀,砍柴的摸出了柴刀,马道长母亲也擦干净了菜刀,大家纷纷议论,这次总归是要来了。

他们是在等一个人。

他们等的是一个赊刀匠。

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人物。

这个人,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,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,他好像某一天,突然就出现了。

他一身青衣,戴一个斗笠,背着一个很大的剑匣,缓缓从村外走过来。

他走路的姿势也很奇怪,上半身几乎不动,两条腿一步步往前走,每一步的步距几乎相同,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,就这么直视前方,一步一步走过来,让人看着都替他觉得累。

他像是走了很远的路,但是没有一丝烟火气,总是从容淡定,安安静静,像武侠小说里的人物。

他放下剑匣,剑匣里没有剑,全是密密麻麻的农具,有菜刀、镰刀、锄头、剔骨刀,深不见底。

这些刀,是赊给村里人用的,不收钱,等刀子用旧了,他会来回收,然后再拿出来新的刀具给大家。

他的刀具很好,寒光闪闪,刀气逼人,不能说削铁如泥,但是吹毛断发是没问题的。村里的闲汉做过试验,揪几根头发,放在刀口上,使劲一吹,头发顿时断成了二截。

更神秘的是,他每次赊了刀具,临走时都会说一句很有预言性质的话。

比如他会说,我等麦收了来,或者说等下了冰雹来,还有一次说等海水变红了来。

这麦收和冰雹都好理解,海水变红又是什么意思呢?

没想到,过了几年,海藻泛滥,发生了赤潮,海水真变成了红色,接着赊刀客如约而至。

这个赊刀匠上次临走时说的一句话是:我等池塘涨满水就来。

所以这次大雨倾盆,池塘一夜水满,乡亲们都兴奋地去村头等他,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约定,或者说一种守护。

他每次过来,都是静静站在那里,取下剑匣,把刀具一个个摆在地上,然后回收了旧刀具,再一个个工工整整放回剑匣,换完就走,连口水都不喝,更别说在村子里住几天了。

这是一个天外飞仙一般的人。

不过有一次,他在村子里多待了半天。

那一年,村子大旱,眼看着禾苗要枯死了,连池塘的水都干涸了,赊刀匠来了。

这一次,他多待了十分钟,并且第一次出手。

在他出手之前,大家也都觉得,这个人一定不简单,他很像古代的侠客,戏文里说的高手,低调、认真、守信。

大家都相信,他那个深不见底的剑匣里,肯定有一把真正的宝剑,寒光凛凛,剑气冲天,一旦出鞘,便有龙吟一般的剑气溢出,绕梁三日,经久不散。

但是谁也没有想到,他真正出手竟然是这个模样。

那一次,他来到村口,面对着等待交换道具的村民,微微欠了欠身子,然后一步步朝着池塘走去。

池塘边,有一棵三个人都抱不过来的老槐树,这是一棵遮天蔽日的老树,黑压压的,三伏天从底下经过,都觉得凉飕飕的。

当地人认为,这棵树活得太久了,成精了,成了树神,于是给树上缠上红布条,还有人认老树为干娘,还有人中邪撞鬼后,就弄点儿鸡鸭肠子缠着破鞋扔到树上,据说可以辟邪。

赊刀匠一步步走到树下,眯着眼看了看大树,立了一刻,他的身子纹丝不动,右边慢慢抬起,从剑匣里缓缓抽出了一把剑。

这并不是一把寒光凛凛,剑气逼人的剑,相反,这是一把很粗糙破旧的剑,剑上坑坑洼洼的,还有几道明显的裂纹,就像一把用了几十年的老柴刀,还没有给村民换的刀具好。

他看了一眼手中的剑,突然就出手了。

据当时围观的村民讲,他出剑的感觉非常怪异,出手非常缓慢,一把剑慢慢抡起来,抡足了一个半圆,然后缓缓往下落,几乎是一寸寸往下落,让人看着都着急。

他就只抡了这么一下,然后就结束了,还剑入匣,一步步走了回来。

大家满怀期待地看着大树,想着树上会不会掉下来一只怪物,或者什么精怪,甚至这棵树会不会拦腰斩断,但是等了好久,老树还是好好的,连片树叶都没掉下来。

大家满脸失望,怏怏地交换了刀具,这次也没有了以前的殷勤,很快就走了。

赊刀匠依旧从容淡定,将刀具一件件整整齐齐摆放在剑匣里,然后一步步走远了。

等他的身影刚刚消失在道路尽头,就听见轰一声响,从树上猛然掉下来一个东西,那东西鲜血淋漓,狠狠砸在地上,溅起一阵尘土,结果又开始往下呼啦呼啦掉东西。

大家吓了一跳,等树上的东西掉干净了,有胆子大的过去看看,忍不住叫起来:是蛇,好大的蛇!

的确是蛇,那是一条足足有海碗粗的五花大蛇,足足有一二十米长,但是现在却被砍成了一段段白花花的肉,堆在了大树底下。

杀猪匠壮着胆捡起一段看了看,忍不住啧啧称赞,说这刀法好,一刀斩断,端口平滑,这刀法真正神了!

又有好事的量了量,发现这大蛇从头到尾一共被斩成了五十七段,每一段都是一尺长,一寸不长,一寸不短,就像用尺子量过一样。

大家都有些恍惚,这一剑可斩不成五六十段,难道说他就在那一瞬间,连续斩出了几十剑?

再回想一下,他出剑时看着特别慢,一点点儿往下压,难道是出剑太快了,剑与剑之间形成了残影,所以才看着慢?

有人就感慨,这才是真人不露相啊,人家当时怕引起注意,故意用剑气将大蛇肉段封在了树上,等他走了以后,才掉下来,这人怕是剑仙下凡吧!

大家也有些犯嘀咕,这人剑法如此逆天,简直像传说中的剑仙下凡了,为何还要来我们这个破村子,还赊刀收刀呢?

那就没有人知道了。

反正从那以后,这个赊刀匠就成了一个传奇,一个村子里的守护者,每到他要来的时候,村子都像迎来了盛大节日。

不管是受到了热烈欢迎,还是冷遇嘲笑,赊刀匠还是那一幅从容淡定的样子,一步一步走过来,一步一步走回去,不会留下一句话,也不会多呆一分钟。

久而久之,村里人也对他形成了一种敬畏,不再试图挽留他,而是恭恭敬敬换完刀具就走。他留下的刀具也有了更多的意义,成为了一种辟邪的法器,据说谁家闹鬼撞邪了,只要把他的刀具放在枕头下,枕着睡一觉,第二天就好了。

那一年,马道长第一次看到了赊刀匠。

他说,不知道为什么,从第一眼看到他,自己就对这个人充满了怜悯,像是面对一个非常可怜的人,眼泪当场就掉下来了。

当时大家都忙着交换刀具,没人注意在一旁默默流泪的小孩,说实话,即便是注意了,也没人会当回事,毕竟他太小了。

马道长站在人群里,看着他拿出来一件件刀具,又一件件放回去,然后背上剑匣,挺直身子,准备走了。

马道长忍不住说:“你太累了,应该歇歇了。”

这本来是一句非常普通的话,没有人会注意,更不要说是从一个孩子口里说出来。

但是那个赊刀匠却站住了,接着他竟然开口了。

他说:“我不能歇,他们还等着我。”

马道长却摇摇头:“人总是要休息的,除非你不是人。”

那个人本来已经起身走了,他迈出去了坚定的一步,任谁也不可能阻止的一步。

但是听到这句话,却猛然怔住了,一只脚悬空,久久没有放下。

过了好久,他才退回来那只脚,认真地看着这个孩子,问:“我要是休息了,谁来帮我守护这个世界。”

马道长想也没想,就说:“我。”

赊刀匠点点头:“那,那我休息三天。”

马道长高兴了:“那我帮你守护这个世界三天。”

那个人也笑了:“三天可不够。”

马道长也笑了:“好,那等我长大后,陪你一起守护三十年。”

这个人在村子里住了三天,他睡了三天三夜的觉。

三天后,他给还是个孩子的马道长鞠了一躬,说是感谢他的点拨。

他说,他自己弄错了一件事情,是人就需要休息,自己多年来修道不成,就是参悟不透这个道理,所以修不成仙。

他其实已经摸到了仙路边缘,但是一直割舍不下红尘,所以久久不能离去,马道长的话点醒了他,他终究还是要放手,这个世界也自然有人会帮他守护。

临走前,他拍拍马道长的肩膀,说:“别忘了,以后要陪我三十年哦!”

马道长郑重点了点头,送他出去了。

这个故事就讲完了。

我忍不住问他:这个人究竟是干嘛的?

马道长说:他是蜀山剑门的,蜀山修道和别处不同,只修一把剑,也名剑仙。剑仙只信一把剑,也只信一把剑,修行路上,无论妖魔鬼怪、诸天神佛,因果报应,只管一剑斩去!

他说,这个人是修的红尘剑,所以要行走天下,先入世,再出世,他赊给乡亲们的刀具,其实都是红尘剑胚,待收集到一万把,就可以铸一把红尘剑,这把剑从红尘中来,也要斩断红尘俗念,即可成仙了。

我问他:那他搜集了多少把剑胚了?

马道长说:我见到他那一次,已经搜集了九千九百九十九把了。

我说:还差一把。

马道长说:不差了。

我:嗯?

马道长说:剑仙修到最后,自己就成了一把剑,天上地下,无坚不摧的一把剑,斩天、斩地、斩红尘、斩自我,最后飞升成仙。

我忍不住问:这世上真有剑仙?

马道长说:你去过蜀山吗?蜀山有些山峰遗世而独立,锋芒毕露,据说那就是剑仙飞升时遗留下来的剑胚,还在守护人间。

我笑了:你这是讲神话故事啊!

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问他:对,他后来去哪里了?你不是答应要陪他三十年吗?

马道长点点头,看着屋后那座山峰,淡淡地说:还差二十年。

我有些不明白:你已经陪了他十年了?他也在这儿?

马道长还是看着那座山峰,没有说话。

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,草庐后那座山峰,遗世独立,睥睨众生,就像一把锋芒毕露的剑。【文章来源:红尘仙风】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本站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发布评论

发表评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